爱游戏官网:《我是歌手》关注度逐渐飙升 比赛残酷争议多

 比赛残酷

  《我是歌手》播出两期,请来包括齐秦、羽·泉、沙宝亮、黄绮珊、尚雯婕、黄贯中、陈明8名成名歌手比拼。

  据介绍,每期7名歌手演唱结束后,工作人员现场发选票,由500位观众实名填写选出3位歌手,退场时投入专属投票箱。由乐评人金兆钧、宋柯等多位业界人士组成的专家顾问团作为第三方,在独立封闭的统票场地检阅票数,工作人员采用人工唱票方式统计成绩。每场投票都有存根,观众投票后,专家顾问团贴上封箱号,杜绝任何作假可能。上周五晚,黄贯中因两场累积票数百分比略低出局,风头却被两个名不见经传的观众抢走。一名女子在羽·泉演唱《烛光里的妈妈》、尚雯婕唱《你怎么舍得我难过》时,被摄像机捕捉到泪流满面的特写;而另一名男观众在黄绮珊唱《离不开你》时纠结不已,被网友调侃是“哭泣姐”和“陶醉哥”。也有网友质疑节目中演员和观众的表现夸张,有“托儿”的嫌疑。

  朱迪——经纪人环节应取消

  索尼音乐华语部宣传总监朱迪认为,《我是歌手》总体看来还是一档很有创新性的综艺节目,但是目前也存在一些问题。朱迪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我觉得歌手在参赛之前的表情以及在等待成绩时的那些表现都很真诚。我也带过很多歌手,所以觉得这个环节没什么大问题,说明这些成名歌手对这个比赛的重视度,毕竟是在乐坛摸爬滚打那么多年的歌手,再来参加比赛确实会有很多顾虑。但观众的表情还是略显夸张,可能是导演切换的原因,会感觉有些过了。 ”

  朱迪认为,经纪人环节的设置非常别扭,太过夸张,应该取消。 “我之前也当过十几年的经纪人,据我观察演员演出成功或得奖时,不会表现得那么夸张,又拥抱又流泪的,更多的是相视一笑,一个眼神就可以说明一切,或者是默默流泪,不至于像节目中那样。 ”

  奎龙——风险和收益并存

  文化评论人奎龙认为,《我是歌手》的一大难点是,参赛的成名歌手太少,制作人洪涛动用了在音乐圈几十年的人脉关系,前前后后一共向内地及港澳台的上百名实力派歌手发出英雄帖,不过,绝大多数歌手毅然拒绝,没勇气和自信参赛,担心万一被淘汰了,“脸上挂不住”。

  奎龙说:“我觉得这是一个艺高人胆大、风险和收益预期都很大的策划。算是目前内地电视荧屏草根当道的真人秀节目大潮中一次 ‘明星大腕的逆袭’。草根之所以火爆,是因为他就是你我身边的能够找到的‘自己’,是远距离偶像崇拜之后的自我审视、自我励志的一种方式。所以,《我是歌手》策划和推出风险很大。接下来,成名歌手资源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

  张璐——歌手敢于参赛就已赢了

  《我是歌手》成为热点之后,也引起同行的关注。 《中国好声音》(微博)制作方、灿星宣传总监陆伟(微博),近日就狠批湖南卫视在真人秀运作方面不太成熟。 “他们将那些综艺化元素——日常综艺节目的剪辑手法,比如歌手夸张定格,或观众表情、快乐家族表演的过多插入——运作在真人秀方面,犯了真人秀大忌,让观众觉得不是实景而是后期加工剪辑的。 ”

  太合传媒副总裁张璐说:“我觉得大家不要相互拆台,《中国好声音》很好,但是《我是歌手》也不赖,大家应该把精力用在如何做出更好的节目上,如果你做得很好,我要比你做得更好才行。 ”

  张璐认为,《我是歌手》是电视综艺节目中质量不错的,因为在看的过程中被打动了。 “现在什么最难?就是真。我觉得歌手的真性情打动了我。参赛歌手都是已成名的歌手,他们能来就已经赢了。比赛很残酷,黄贯中被淘汰后,心里真不是滋味,他是1983年组建的Be-yond乐队主力成员,他顶着巨大压力参赛,最后被淘汰,肯定不好受。所以,歌手敢于参赛就已经赢了。 ”

  知名歌手坦言不参赛是没做好准备

  本报记者昨日还采访了3位知名歌手,他们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接到《我是歌手》节目的邀约,但是因为还没考虑好,所以暂时不打算上节目。

  朱迪对记者说:“其实越是新歌手越不怕,就像现在这些歌手里的尚雯婕,我觉得她心态最放松。越是资深歌手则可能会考虑越多。但我想说的是,像齐秦这样的歌手来参赛更是勇气可嘉,即使输了比赛,相信他在观众心中的印象也不会有变化,还是期待更多有实力的歌手来这个节目参赛。”

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